视频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留守’对一个孩子的影响是长期的”——访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救助儿童会”

一些发展中国家正在积极与国际组织机构合作,通过阶段性的防控措施,减少留守儿童遭遇到的风险。很多发达国家则已经建立起了一套以政府为主导,民间组织和社区深度参与的儿童保护网络。

中国和其它国家产生留守儿童问题最大的差异点是——中国的户籍制度问题。

中国还应该加大资金的投入,重视社区的作用,完善相关法律,提升教育质量,将这些问题放在一起整体规划,逐步建立起一个完善的儿童保护体系。

近几年来,留守儿童问题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很多国际组织将国际经验带到中国。

在中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中国政府合作,一起制定和推广国家层面的项目、计划,共同改善中国留守儿童的现状。除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外,还有大量的非政府组织活跃在留守儿童战线,比如“救助儿童会”,它是由埃格兰泰恩·杰布女士于1919年创建的,致力于儿童救助事业的非政府国际联盟,在全世界拥有28个成员组织,每年的运作资金近13亿美元。

近日,南方周末记者专访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花楠女士(Rana Flowers)和救助儿童会中国副代表王乐,儿童保护项目主任刘鸣,与他们共同探讨“留守儿童”的问题。

南方周末:作为国际儿童保护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是怎么开展相关工作的?

花楠:首先,我们的工作是直接与政府合作,共同推出一些国家层面的计划。例如,关注需要帮助的家庭,确定他们需要帮助的不同类型,然后确保他们最终获得这些帮助;其次,我们投入资金。对一些家庭我们会给他们现金补贴,确保这个家庭的孩子可以去上学、治病,以及保证儿童成长必需的营养供给。我们还会给他们提供一些通讯设备,让孩子和父母能保持联系和沟通;第三,我们帮助政府建立一个强大的社会保护网。例如,与当地的社区合作,引进更好的社会服务人员、培养社区工作人员。我们成立“幼儿中心”,让那些没有办法被照顾的孩子在这里得到照顾;第四,我们还会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包括从劳动法的角度,使雇佣单位尊重劳动者的权利,确保父母能有时间、假期和孩子在一起;最后,我要特别强调,也非常重要,就是对于0到6个月的孩子,应该保证母乳喂养,国家和工作单位应该为这些母亲提供便利条件,特别不能让孩子在这个时期成为留守儿童。

南方周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何时开始关注中国的留守儿童问题?

花楠:首先,国际上对于留守儿童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一般认为,儿童的父母一方或双方迁移到其它地方,儿童被留在一个大家庭中或者单独生活,可以被认为是留守儿童。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在世界很多国家都存在,也出现在不同的时期。作为一个国际组织,我们很早就开始关注留守儿童问题,2010年我们开始正式关注中国的留守儿童问题。

对于留守儿童,我们应该改变传统单一的看法,很多研究证明,“留守”这个问题,对孩子的影响涉及很多方面,包括教育、健康、营养、情感等,并且它对于一个孩子的影响是长期的。目前,部分留守儿童已经显现出一些问题,造成了悲剧的发生。从社会长期的发展来看,“问题留守儿童”长大之后,可能会对这个社会造成一些危害,不利于整个国家、社会的长期发展。

南方周末:目前世界很多国家都存在“留守儿童”,您认为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花楠:我认为主要还是因为劳动力迁移所造成。在世界很多国家的农村地区,由于依靠低效率的农业作为主要产业,其它产业不发达,工业体系不完善,没有足够的工作岗位提供给当地群众。大量的人口从农村迁移到城市,父母又没有条件带着孩子一起迁移,就造成了留守儿童问题的发生。

至于中国,和其它国家产生留守儿童问题最大的差异点是——中国的户籍制度问题。

南方周末:在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上,国际上有什么成功的经验和办法?

花楠:目前世界上很多发展中国家针对流动群体、留守儿童的问题采取了很多有效的措施。首先,他们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并日益关注“留守”给儿童成

长带来的负面影响;其次,很多国家出台了一些新政策,鼓励和支持孩子和父母在一起;另外,还有一些国家进行了政策改革,包括改革“人口登记制度”,保证孩子可以跟随父母一起迁移,并享受现居住地的福利政策等。

除此之外,一些国家引进了“儿童福利津贴制度”,政府规定一定年龄以下的儿童都可以获得每月一次的政府津贴补助,特别是政府通过大量的资金投入保障儿童的受教育权。

从发达国家的情况来看,很多国家已经经过了这个阶段。长久以来,他们一直关注和推进儿童权益保护工作。对于儿童的受教育权、健康成长等权利,形成了一整套保护体系,整个社会也给予儿童很多的关注和保护。

南方周末:您对于目前解决中国留守儿童问题有什么好的建议?

花楠:首先,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中国政府目前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并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的措施。让我们钦佩的是,在中国当政府做出一个承诺的时候,就会聚合很大的力量,共同促进或改善一个问题,在其它国家这样的改变非常缓慢。我们认为一些好的措施要尽快被更全面地推广和普及。

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关注目前的“户籍制度”,也出台一些文件和改革方案。同时还应该加大资金的投入,重视社区的作用,完善相关法律,提升教育质量,将这些问题放在一起整体规划,逐步建立起一个完善的儿童保护体系。

南方周末: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救助儿童会一直为保护留守儿童权益做着积极的努力,请介绍一下你们工作的情况。

王乐:我们机构所做的事,就是关注在《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下儿童的各项权利的实现问题,包括生存权、发展权、参与权和受教育权等。我们的项目一直是关注所有儿童的保护问题,很多年以前我们的工作对象中就包含了大量的留守儿童,特别是在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

我们认为过去社会对于儿童的关注,更多的是关注物质方面的需求,对于儿童心理、情感的关怀并不是很多,现在我们更多地应该关注儿童精神方面的一些需求。

刘鸣:作为国际非政府组织,我们核心工作内容在项目上。大部分的人员都在一线工作,比如云南、四川、新疆等地的农村偏远地区。一方面,我们直接到一线去和工作人员一起工作,了解他们真正的困难,找到创新的工作方法。我们也会广泛地和一些大大小小的非政府组织、民间团体进行合作。

另一方面,我们和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共同推进“儿童之家”社区平台的建设工作,12年前我们更多是与地方政府合作。我们也正在和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合作,共同推进未成年人保护试点项目,共同促进儿童保护机制的构建。具体的项目点是:江苏南京、四川仁寿、贵州凯里、湖北荆州。虽然我们不把这个项目叫留守儿童项目,但是受益的群体中一定是包含留守儿童的。

决策建议

首先要提高全社会的共同意识,对留守儿童面临风险的意识,家长的责任意识,家长给予孩子情感重要性的意识,还有儿童受到侵害时社会公众的举报意识等;其次,以家庭为导向,强调家庭的重要性,家庭是儿童成长的最佳场所;专业社工的培养和发展也十分关键。

王乐 “救助儿童会”中国副代表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