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香港  |  English
视频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救助儿童会在云南探索适合贫困乡村地区的学前教育模式

(2017年6月7日,云南)今年的5月20日至6月20日是我国第六个学前教育宣传月,全国各地都在举办形式多样的学前教育活动以响应“游戏——点亮快乐童年”的号召。为了所有孩子的早期发展,救助儿童会又在做什么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

在救助儿童会和墨江县教育局的共同努力下,救助儿童会农村地区儿童早期发展项目在过去的7年中一共建立了24个儿童早期发展中心,为近21000-6岁的农村儿童提供了早期教育,通过培训提高了近1000名农村家长的早期教育意识和技能,在农村地区学前教育的发展和教育公平上进行了有益探索。随着救助儿童会农村地区儿童早期发展项目于20173月结束,后续的关注点聚焦在结项后各中心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上,云南儿童早期发展项目负责人向我们做了介绍。 

77%的全国水平和95%的东部地区水平相比,云南2016年的学前三年毛入园率是63%,而在农村地区平均只有不到35%的孩子能入园。在没有幼儿园的农村乡镇和村寨设立儿童早期发展中心,为0-6岁儿童和家庭提供支持,并探索出适宜边远山区、低投入高产出的学前教育工作模式和利用当地资源支持当地学前教育的可持续发展策略是救助儿童会和当地教育部门合作伙伴在7年项目工作里一直努力的方向。

在项目的支持和协助下,新安镇的三个中心陆续开展了几次社区动员大会,对中心的后续发展和家长们进行意见征询和商量,并确定了将中心服务模式转型为家长交费及自主管理模式的思路。邓控村中心、莫约村中心、瓦岩村中心的骨干老师挑起了大梁,向村干部及家长介绍了将中心周末制服务拓展为全日制服务的具体做法,就家长交费标准、中心服务标准、教师工作职责及工资支付、中心运营管理等各项事宜达成了一致。这三个中心现在都已经初步建立起了包括提供儿童游戏活动、午餐和午休等比较完善的教育保育服务体系。联珠镇的癸能村中心通过家长会议集体协商后,选择了适合本村的周末制服务模式,并确定了通过家长收费支持中心运营及村委会监督并协助管理的决定。通过以村民自治方式来确定中心的发展方向,这四个中心也成为第一批顺利实现社区自主运营和管理的儿童早期发展中心。

WJ_L0710.jpg

和四个社区自主运行管理的中心不同的是,那哈乡在中心可持续发展上走的是积极获取社会资源的路子。20168月,项目通过村干部了解到上海的一家爱心机构“精灵家园”正计划在那哈乡开展家庭资助的情况后,建议那哈中心可以将外部资源积极链接到中心的发展问题上。那哈乡中心的负责人金家兰在项目人员的协助下,通过介绍中心发展和功能,邀请对方来参观中心,将对方计划的儿童资助纳入中心功能等多种方式最终赢得了精灵家园未来三年对那哈乡3个中心的资金支持。

作为项目建立第一个中心的村寨,竜宾村很快将建起龙坝镇的第一所村级私立幼儿园,早期发展中心的所有物资和资源也将和新建的幼儿园对接起来继续为村里的孩子服务。参与到了幼儿园筹建中的中心老师李天秀告诉我们,在项目的影响和带动下,村里认识到了早期教育的重要性也非常支持在村里建起幼儿园。目前,竜宾村幼儿园的办学资质已经通过审批,教学楼土建也基本完成,幼儿园计划今年9月开始招生。无独有偶的是,联珠镇的仁里村中心也正在积极计划筹备建立村级幼儿园。中心老师朱彦芳也是村委会副主任,她说:“项目这几年为孩子带来的改变让我们决定要继续在村里做这个工作,我们正在学习竜宾村的做法,想建立一所村级私立幼儿园。目前正在准备报批教育局的文件,明年春天应该就能看到我们的幼儿园了!”

WJ_L0883.JPG

地处更偏远村寨的丙曼村中心和老仁里中心目前将早期发展中心转型为社区儿童活动中心,充分利用中心已由的图书、玩具、体育器材和已经建立起的管理制度,根据本村儿童的活动时间进行灵活开放,让孩子来阅读和玩耍。下一步,社区儿童活动中心还可以和“儿童之家”的建设结合起来,更好地为村里的孩子服务。

国内知名学前教育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周念丽教授对项目进行终期评估时指出,墨江项目的工作模式和可持续发展策略有很大的可复制性,对于推广至我国其他学前教育难以普及的贫困山区有重要的参考意义。周念丽教授说:“项目首先克服了交通通达度上的困难。在交通不便,居住分散,村镇相隔甚远的山区,在乡镇建立中心幼儿园并不能完全解决儿童的入园问题。如果在乡镇中心幼儿园采取寄宿制,虽然可以解决幼儿及家庭的每日交通,但不利于幼儿安全依恋的形成,对他们的身心会产生不可逆的影响。以村为单位的儿童早期发展中心是基于村委的社区共同体,既提供了交通优势,也提高了农村学前教育的覆盖率。同时,村里的早期发展中心经过严格选点后因地制宜地设立在村委会或村小闲置校舍,也降低了运营成本。此外,植根于村寨的早期教育点也植根于社区的人文环境,对于培养少数民族地区幼儿的文化自尊和民族自尊有积极意义。而培养当地志愿者为中心老师是项目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偏远农村地区难以吸纳专业教师的现状,也降低师资投入成本,同时也部分解决了当地一些农村妇女就业问题。”